序尔Sure

坚持原创,沉迷同人。
重度雷安洁癖(实际上只要不是雷安全都随缘吧大概)。
目前在坑底出不来。

【雷安】两个bie三的单口相声

梅子,脑子出问题,傻儿子。心很累.jpg

给你一个爱的巴掌。

卿·Pirate·絔:

咳咳,我来讲一个关于雷安作业的单口相声

这个故事的主要人物,有必要请一下

 @梅子 

先给你们看两张图

不是很明白上面意思对吧,我来给各位解释一下

我们狂雷骤风组是有月作业和随机主题的

这次我们的月作业和随机主题是:

流逝和图书馆

流浪的戈多

当我们脑洞满分的梅子同学看到流浪的戈多后,立即开始了他的创作。于是第一幅图便产生了。

流浪的戈多大概的故事意思是:

两个流浪汉在一个路口苦苦的等待着一个名叫戈多的人。

我们的梅子同学脑洞是满分啊,两个bie三,雷狮和安迷修在一个路口等待着一个不知道是谁的戈多。

后来,梅子同学又一次的看到了我们的月主题,她紧紧的抓住了图书馆这个主题,于是便有了第二幅图!

两个bie三的后续!!!!

两个bie三雷狮和安迷修在图书馆看着《如何造船》、《如何套马》,等待着不知道在哪里的戈多。


这一位梅子同学可以说是十分的“嚣张”啊,我用两张截屏向大家表示梅子同学的“嚣张”




这次我就厚脸皮的打上雷安tap,大家就当看一个单口相声吧!

接下来,再一次艾特我们的梅子同学

 @梅子 


新年礼物,主题高跟鞋草图,献给雷安圈。

新年快乐。

【雷安】镜中(预告)

恭喜获得预告x1

——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四面都是镜子,映出了许多个你和我。

那时我在想,哪个才是真实的呢?”

“可这不是梦。”

——

(正文后续放送。)

【雷安】Because you and I

恭喜获得预告x1

——

我曾荣誉加身,从来不惧不退。

若有一日终焉来临,请让我于此长眠。

如在你身旁。

——

“这是一封时代久远的情书,出自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先生。至于是写给谁的,终于不可考。许多吟游诗人絮唱史诗时,常常提及到它。”

——

“他将所有信仰予以这四方国境。自己却没有退路。”

——

(正文后续放送。)

【雷安】一些莫名其妙的理解

码了几篇雷安后突然,抒发感想。

【缩】

——

 你永远无法锁住狂雷,正如你永远不能困住骤风。

_____

【雷安】他的安息日(三)

★cp为雷安,自设创神pa,设定请点进我主页看
★极度我流,ooc有
★本文的第三篇连载,前文请搜索本篇自带tag
★我是爱写文的

——

“真是干净利落的……齿痕?。”秋道。

嘉德罗斯拿大罗神通棍敲了敲地,一道裂缝延伸出去很远。他烦躁地说:“现场留给你们,我可没时间陪这些渣渣们打。”虽然刚才他已经清理过了。

他挂断了通话。

安莉洁习以为常,她按下发送,信息到达的对象是紫堂幻。秋问:“为什么不告诉夜游者相关消息?”

“我……”安莉洁像是想起了什么极度不愉快的事,“我不信任雷狮。而且卡米尔在,他们总会知道的。”

安莉洁罕见地表现出排斥某个人的情绪。

——

卡米尔翻看数据层,将情报逐条汇报给雷狮,当他读到第三行时,发现对方根本没在听。

雷狮在走神,眼睛盯着墙上的夜光时钟。他们基地用的是电子式,右下角滚动的小数字是读秒。

凯莉猛地推门进来带进一阵寒气,昏昏欲睡的佩利缩在帕洛斯身边迷迷糊糊打了个喷嚏。她熟门熟路地从抽屉里摸出一根棒棒糖剥开填进嘴里,草莓甜腻的味道充斥着迅速重新变得温暖的室内。

作为夜游者幕后的控制人员,凯莉要捕捉成员在参与Kingship清除的视频——这个任务本该是由鬼狐天冲来做。

她手指在平板上快速输入数据条,蜕化者的小裁判球做过隐身处理后拍下的画面投射到室中央的大幕上。

看到安迷修钉死那只冲向雷狮的Kingship时,凯莉拍了拍手表示叹为观止:“演技可真棒啊你。”

雷狮摊了摊手:“走剧情需要。”

卡米尔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剧情需要”,就听见什么烧断的噼啪声。

停电了。

一片漆黑里只有卡米尔手中还在整合数据的装置亮着。“技术员的电决不能断。”这是条铁则。

没有人再说话,佩利发出轻微的鼾声,凯莉“咯噔咯噔”旁若无人地嚼着嘴里的棒棒糖。

屏幕的光混杂着复杂的数据流映进卡米尔的眼中。

凯莉从懒人沙发上站起来踢踢腿,把白色的纤细塑料棒丢进垃圾桶:“我去找安莉洁你们就在这儿等着吧。”她径自推开门,嘴里哼着歌。

雷狮没理她。脚步声远去,他右手食指弯曲,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眼睛还盯着时钟。

莹绿色的数字不断变化。

他在等一个接到过很多次的电话……

离十二点还有十秒。雷狮打开通讯器,几乎是在同时,铃声响起。

他放松下来,连来电人是谁都没看,直接按了接通:“喂?安迷修?”

那边的人难得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没反应过来通话会被接得这么快。

“……是我。”

“有事?”雷狮靠在椅背上,像是背台词一样问出这两个字。

安迷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今天是你第一次见到Kingship吧?我觉得——”

“卡米尔会告诉我的。”雷狮好笑地说,“你是要免费教学吗?”

按照你的关怀万物的情节到不那么让人惊讶。

安迷修梗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那么是我多此一举了。”手指移到挂断键上。

“慢着先别挂断!”

“啊?”

“我们基地停电了。”

安迷修明白过来了。

“不请吃饭。滚。”

雷狮啧了一声。

“两个阵营的人难得聚聚……不行吗?AA付。”

安迷修又深吸一口气。

他说:“行。”

——TBC

【雷安】你说什么?

★cp为雷安(黑老大雷x城管安)
★极度我流,ooc有
★小小小小小小甜饼(类型:有毒)逻辑匮乏
★我是爱写文的
——

安迷修是个城管。隶属于凹凸辖区。

他是个富有同情心的城管。

此时他正耐心地听着摆路边摊卖煎饼果子的老爷爷讲述他的不幸,最后两眼含泪买下了老爷爷一块煎饼果子,接着目送老人推着手推车以一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自己的视线。

安迷修感慨地摸了摸自己有些磨损的袖章,感觉它焕发了新生的光彩。

……城管大队的队员们觉得自己满脑子骑士道的新队长可能脑袋有些问题。
——

雷狮是个黑帮老大。

子承父业。

实际上到了他这一代,就是一个能打的老大和几个能打的干部带着一大堆没怎么读过书的小混混瞎蹦哒,哦对,有空再去收收保护费。

最近他变了,不搞事了,整天捧着书。

据组织的军师卡米尔爆料,那本书的名字叫《追老婆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雷狮感慨追个人真不容易,甚至想扮演海盗上演强取豪夺。

几位干部纷纷表示惊恐,内容如下。

帕洛斯:“不老大,先不说海上不是我们的业务范围,黑帮老大就不能强取豪夺了吗?”

佩利:“虽然不是很懂但感觉好像更不对了。”

卡米尔:“……注意对手下的影响。”

……黑帮成员觉得自己新晋的满脑子除了海盗就是扮演海盗的新老大多半脑袋有些问题。
——

事情是这样的。

那是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安迷修正坐在执法车里。

他打开喇叭打开车窗,准备为城市的美化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好巧不巧被路过收保护费的雷狮看见了。

啊多么美妙的侧脸,多么灵活的动作和阳光的精气神,多么美丽的绿眼睛。雷狮感到自己尘封了五年年的恋爱脑突然再次觉醒。

想恋爱。

等等,觉醒的对象还是同一个人。

……这不是他上学时的学生会长安迷修吗?
——

当黑帮老大和城管大队长正面刚上,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安迷修皱眉看向雷狮:“你想干嘛?”

雷狮单手支在车窗旁,深邃的紫眼睛饱含深情,紧紧盯着安迷修:“干你。”

安迷修面无表情。

安迷修摇上车窗。

安迷修绝尘而去。

雷狮:“……啧。”
——

七年前雷狮和安迷修还是高中生,两个人都不服输,雷狮校园一霸遇见安迷修学生会长,每次见面都是惊天动地的神仙打架。

现在,又是死对头一样的对立场面。

雷狮不开心。

安迷修第一百零一次拒绝了他的霸道告白,挡着他的面撕开了他拦在路上的“安迷修我爱你,嫁给我。”的条幅,并和他打了一架。

卡米尔拉了拉围巾,心说大哥你再扰乱人执法就永远别想告白成功了。
——

第一百零二次告白是在一条街。雷狮穿着正式的西装,裸着的脚腕露在故意做得低一小截的西装裤外。

设计师安莉洁说这样显得腿长。

安迷修手里提着一包面粉,看着冬夜寒风中努力撑起场面却依然冻得如同傻逼一样的雷狮一众人中,只有雷狮手执玫瑰站得坚定。

真是服了。

他摇了摇头。

雷狮看准时机向前单膝跪地:“安迷修,和我在一起。”

安迷修叹气:“闹够没有?”

“我很认真。”

安迷修用他翠绿的眼睛看着雷狮,后者纹丝不动。

“我以前……跟你告过白。”安迷修缓缓开口,“你记得你当时的回复吗?”

“你说,不可能。”
——

还有这样的秘辛?

佩利等人竖起耳朵。

雷狮:“啊?”
——

真的有。

雷狮当时喝得昏天暗地,以为眼前这个满脸通红的人是某个小迷弟,怎么都不会想到竟然是见面就打的安迷修。

雷狮:“喝酒误事。”
——

雷狮追在安迷修后头跑了大半个月,安迷修终于点头表示行行行。

目睹这一幕的凯莉呵呵一笑。

安迷修你是早就陷下去了吧。

“新素材,”凯莉咬碎嘴中的棒棒糖,“霸道xx爱上我。”

今天的凹凸辖区一如既往的充满和平的氛围呢。
——End.

【雷安】他的安息日(二)

★cp为雷安,自设创神pa,设定请点进我主页看
★极度我流,ooc有
★本文的第二篇连载,前文请搜tag
★我是爱写文的

——

雷神之锤缠绕上细小的雷电,雷狮眯起眼。

这到底是——

他对准怪物狠狠砸上去,那只怪物躲开,继而愤怒地怒吼着扑过来,雷神之锤的雷电擦过它的脸灼瞎了它的两只眼睛,此刻因为疼痛和部分视觉的失去,它本就不多的理智已经消失殆尽。

雷狮冷冷地看着它丑陋的身躯靠近。

一般人看到一只脸上淌血浑身皱皱巴巴,如人一样直立行走的怪物朝自己扑过来,可能早就吓得任它宰割了吧。

雷狮再度聚集雷电。

可他不是普通人。

他抬起雷神之锤,这次一举砸碎了它的脑袋。

里面是空的,只流出极少的血,好像连眼睛都是装饰一样。

怪物倒在地上。

这就是Kingship?真是弱得可以。雷狮如此想着,要继续往里走寻找安迷修。

“小心!”

怪物那两只手诡异地带动身体再次向雷狮袭来,接着被一蓝一橙两把剑钉在地板上,抽搐了一阵便没了动静。

安迷修微微喘着气,衣服有些乱,脸上带着一小片擦伤,发型简直……惨不忍睹。

雷狮立刻想到自己刚进来时听见的货架倒塌的声音:“你不会……被……”货物埋起来了吧?这句话后半句没有说完,因为雷狮从安迷修骤红的脸上就明白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他立刻大笑起来,声音大得让安迷修想捂住他的嘴。

“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雷狮?”安迷修咬牙切齿地从怪物的尸体上拔出自己的双剑。被Kingship撞倒在货架上被货物埋起来已经够丢脸了,再加上被最不愿意让知道的人发现,安迷修甚至想遁地逃走。

“先不说这个,难不成你想在这儿和我打一架?不去找找死者吗?”

安迷修这次没理雷狮。

他在一排排货架中继续走着。

他停住了。

年轻的男孩刚结束实习期,还没领到他的第一份工资就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停止了呼吸。冬天很冷,安迷修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男孩残破不堪的尸体上,接着他将右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低头,嘴中还念着什么。

做完这一切,他睁开眼,看见雷狮盯着他,目不转睛。

“安迷修,你认识他?”

“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见过他。”

“我说啊,”雷狮问,“你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多善心?”

安迷修疑惑地看着对方:“对这种无辜死去的死者表达怜悯,有什么不对的?”

雷狮嗤笑一声:“是吗。”

——

“死了?”秋瞪大眼睛,安莉洁也是一脸不解。

嘉德罗斯在视频投影里没好气地翻个白眼:“骗你们有什么好处吗?亏我还以为Kingship的Leader有多能打才接受这个任务,谁知道到了地方,这人都死透了。”

“确认是Leader?”

嘉德罗斯把摄像头对准那具尸体旁刚刚死去的一大批Kingship:“除了Leader,什么值得这群无序的怪物聚集在一个在平常人看来都普通道不能再普通的人身边?”

“不过有一点,”嘉德罗斯给尸体来了个特写,“我怀疑,是Kingship杀了Leader。”

尸体上留有Kingship的牙印。

——TBC.

【雷安】他的安息日(一)

★cp为雷安,自设创神pa,设定请点进我主页看
★极度我流,ooc有
★正式开始连载
★我是爱写文的

——

天空铺开它黑色的大氅。

雷狮坐在天台边上俯瞰这座城市。

他带着些许欣赏地摊开自己的双臂,仿佛要拥抱这个光鲜亮丽又丑陋无比的不夜城。

这是我的地盘。

他挑衅一般对对面的天台上站着的人做了个口型。

他们遥遥对视。

“做梦。”

安迷修右腿发力,如离弦之箭般冲向雷狮,与此同时一红一橙的双剑出现在他手中。雷狮站起来将雷神之锤重重向下一顿,雷电的轰鸣伴随着夜空一瞬的骤亮震得行人耳膜发胀。

有人抬头看向空中交战的二人。

混乱而有序仿佛提前预计好一般,两道身影精确地撞击在一起,气浪轰然而出,两栋大楼挨近他们所在方向的玻璃出现裂缝,震翻了几十米之下的禁停立标后掀起一阵烟尘。

“还不准备停手吗?”安迷修交叉起双剑卡住雷狮的袭来的雷神之锤的锤柄,问。

“你不也挺乐在其中吗,最——后——的——骑——士——”雷狮拉长了声音清晰地说出安迷修的代称,手腕收力收回雷神之锤,再度砸向安迷修。

后者侧身避开转守为攻,持双剑砍向自己的对手,然而正好被那计重锤格挡。

警报的声音盖过嘈杂。

他们临空一跃回到自己一开始所在的位置。

雷狮显然并不尽兴,但还是按开公用的联络装置:“怎么了安莉洁?”

他能听见的情报安迷修也会知道。

机械的杂音过后,安莉洁不带什么表情的脸投影在他们面前。

“其他人的距离有些远,所以只能拜托你们,”安莉洁凌空点出一个坐标,“我知道你们还没有分出胜负,但现在还是请暂时停止。在东北方向约五百米处的商场仓库有Kingship出现,没有来得及离开的装货员已发出求救请求。”

秋挤进不大的屏幕:“嘿晚上好啊,我知道你们现在很不尽兴,不如拿那些吃人的怪物分个胜负怎么样?”

雷狮啧了一声,看着安迷修:“你说呢?”

安迷修越过雷狮朝着安莉洁给出的坐标点跑去。

雷狮也跟过去:“那就没办法了,这就是我的回复。”

——

秋挂断通话后吹了个口哨:“丹尼尔,难得一见的昼行者和夜游者的组合真有意思啊,是不是?”

丹尼尔低头整合数据,不忘回答说:“你如果想多看看这样的组合,今后的机会还是很多的。”他的手停了下来。

“紫堂幻发来的消息,他已经定位到了。”

“什么?”

“Leader的坐标。”

——

仓库中有特有的些许潮湿的气味被浅淡的血腥味完全覆盖。仓库的灯还没关,之前在这儿的人多半已经遇难。

雷狮皱着眉用空着的手在鼻前扇了扇:“你们说的Kingship倒底是什么东西?”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参加过相关的清除活动。

先行一步的安迷修没有回应。雷狮正要再问,货架倒塌的声音在封闭的空间里无比刺耳。

“安迷修?”

这时一只指甲尖利且长满是皱纹的黑红的手刺向自己,雷狮闪身避开,一只脸上除了六只眼睛什么都没有的东西在打量着他。

血的味道随着它的靠近变得浓重。

它向雷狮伸出手。

这可不是什么友好的握手吧。

雷狮清楚地看见它的手心长着一张布满利齿的嘴。

——TBC.

【雷安】曾见风里花

★cp为雷安,含飞鸟症和赤花症
★极度我流,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那就开始吧
☆刀
试图交随机主题 @狂雷骤风
——

那粒种子埋藏在他的眼中。

“安迷修,你恨我吗。”

雷狮问道,尽管并没有疑问的语气。

“……为什么要问这个?”安迷修疑惑地看向雷狮。

后者忽然抱住他:“你知道吗安迷修,这个梦要是再久一点……”

你就不必恨我了。

他睁开眼,看见一只白色的鸟也正看着他。
——

雷狮可以听见有什么发芽的声音,破土而出时他可以尝到血腥的味道。

自从他醒过来那只鸟就一直跟着他,梦到了什么他记不清,白鸟很安静地飞,雷狮在哪儿,它就飞到哪儿。

雷狮转过身,那只白鸟好像没反应过来一般,直愣愣地看着他,那双翠绿的眼睛竟然像极了——

啧。

雷狮莫名烦躁起来,也不管白鸟能不能听懂,摆了摆手说:“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不过要是发出声音,我就炖了你。”
——

时间不多了。

雷狮拍拍裤子上沾到的灰尘,从地上站起来。

白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动作。

雷狮其实也不知道要去哪儿,他想找到安迷修,自从上次他们打了一架就再也没见过面。

找到他之后呢?

问题无解,只是都要倒计时了,想再见见想见的人吧。或许还能摒弃前嫌喝一杯?雷狮刚冒出这个想法就把它掐灭在脑内。

果然是脑子里的那东西影响了自己的思维。

如果是平时,也只有无法平和相处的选项了。

他扛起雷神之锤,那只白鸟立刻振翅飞起。

雷狮又想起那双翠绿的眼睛。
——

“无论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是,我不恨你。”
——

这是雷狮和那只白鸟一起行走的第三天。今天那只白鸟很焦躁,总是飞到雷狮的面前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导致的后果是雷狮把它严严实实地绑起来提在手上。

“你真是烦死了。”
——

次日那只白鸟恢复了正常,变回了从前安安静静的样子,雷狮还在四处走,尽管剩余的日子并不够他游览整个地区。

安迷修怎么还不出现。

赤花症好像一夜之间加重不少,他经常会头疼,看东西有时也会模糊。

他把雷神之锤放在一边,靠在树上养神。

白鸟消失了一会儿,再次出现时带来了浆果,它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雷狮,雷狮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看眼前紫红的浆果,张开嘴,说:“安迷修你喂我。”

然后突然惊醒。

面前只有那只白鸟。

他顿了顿,接过浆果,那种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白鸟正在垂首梳理自己身上雪白的羽毛。

“你到底是什么?”雷狮蹲下来,问站立在地上的白鸟,“你这么跟着我,是认识我的吧?”

白鸟抬头,眨了眨自己翠绿的眼睛。

雷狮没有等它回答,它也不会说话。

他随手拿起一旁的雷神之锤,继续向前走。
——

雷狮的一锤可真狠,那道伤口一直没好。

后来我才知道,那叫飞鸟症。

直到变成一只鸟,我才接受这个现实,我跟在雷狮身边,他竟然都没有认出我。说实话,第三天的时候,我的确是很焦虑和难过的。

那个恶党竟然把我绑起来!

过了一晚上我想通了,他认不出我……没什么。

总比我忘了他要好。
——

第七天傍晚,雷狮没有听见翅膀扇起带动风的声音。

白鸟不见了。

这次焦躁的是雷狮。

紧接着他看见白鸟一路撒下的细小树枝,似乎是让他跟着走。

树枝消失的地方是一个山洞。

怎么?它的窝?

雷狮扒开山洞外层层叠叠的藤蔓,山洞里十分昏暗,但这并不妨碍雷狮找到那只白鸟。

“你跑到这儿干什么?”

白鸟依然用它那双翠绿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就仿佛看不够一样。

它突然化作了一阵雾气消失不见。

“等等!”

他喊出这句话时几乎是同一时间,刚刚被白鸟的眼神定住的目光愣愣地望向一旁。

雷狮记得那道胸腹上的伤口,是最后一次他们见面的时候他——

他早该知道的。

那么翠绿的眼睛。

“安迷修。”

雷狮叫的人躺在地上,双目紧闭。
——

花盛开之时雷狮看见满目的红色在眼前炸开,一簇一簇不知是血还是花的颜色。

行吧安迷修,别想一死了之。

他紧紧攥住安迷修还残有些许体温的手。

红色的生命的河流汇聚在一起,哗啦哗啦像是下了一场凛冽的雨。

愿这些血红的花儿伴您沉睡不起。
——

——End.